短文网

短文/随笔/诗歌/散文/心情/作文/唐诗/宋词/故事/成语/日记/语录/哲理

大史小说

华夏、中国、中华,这三个名称是有来头的,也是历史沉淀形成的。我们的大历史,自夏代才清晰一些,在夏之前,因无史载,基本上是飘飘渺渺的传说和臆想。夏代先人的生活方式开始定居下来,以农耕和城居为主。当时的社会生活就是两件大事,农业生产和筑城而居。...

刘辉京味儿散文-|酱牛肉-诱惑至深谁又能抵挡?

打老早儿,一比方人不实在,办啥事都虚头巴脑不靠谱、表里不如一,就爱挂上一句这人最没劲啦!倘若为人处世总是悬得乎儿,那真没人爱搭理。挂羊头卖狗肉,一锤定音,街坊四邻都没人跟这位扯闲篇子。旧京街巷,若碰着挂牛头卖狗肉的,也未必嫌人家糊弄忽悠人。...

刘辉京味儿散文-|京白梨:曾是贡品今也难寻

如今的日子奢侈一年到头都有水果跟着。调配也好、营养也好、润肤也好、平衡也好,南方北方大江南北通吃。再加上一带一路经济布局的迅猛发展,遍吃世界各地的果鲜儿,那更是手拿把攥啦!中国乃至东亚地区,就是不缺梨。山窝多、山沟多、山坡更多。今日梨园,实...

刘辉京味儿散文-|伏天里的伏事儿

每到伏天儿,都是四季里最难熬的日子。热得四脖子汗流,烤得浑身上下冒油,闷得没处躲没处待,真想找一个地缝儿钻进去。如上等等,都是老京人向三伏天闲发的一通儿牢骚。啥叫三伏?夏至而后,气温一个劲儿地往上蹿,形成最灼热最酷烤的暑天。这就是习惯上所称...

刘辉京味儿散文-|曾风行一时的地下交易粮票唱主角

想当初,谁要迁徙一回,谁到哪儿出差,或是老闲了到哪儿溜达,可没现今干巴利落脆地那么简单。那会儿,但凡出门都要带着粮票,后来随着粮票有了结余,开始用粮票交易自个儿所需商品,渐渐尝到甜头。那会儿的私下交易,难被认可。因了会时不时地被街道有组织地...

刘辉京味儿散文-|“沏”一碗茶汤,少不了龙头壶

春风拂大地,万物渐复苏。过了二月二,惊蛰有所图。北京的吃,那是打早儿就出了名的应景。您就瞅微信圈,翻来覆去全倒腾这个!别说龙头抬起来的日子,吃龙眼、吃龙鳞、吃龙须、吃龙耳,可着劲儿地造。把所有关于吃的想象力全撂给图腾,真不知总拿龙王爷开涮玩...

刘辉京味儿散文-|宫保鸡丁何以成了宫廷菜?

号称以烹作老北京传统菜的餐馆,菜单子之上,必得标明宫保鸡丁。还不算在京落地生根的川鲁菜系的大型饭庄,就连街头川鲁京粤通吃的小餐作坊,也把这道菜当成主打。可见其名气之重,流行之广。数年前,凡是婚丧嫁娶之事,无论怎地切磋、怎地简繁,宫保鸡丁必列...

宁新路|一位先生的个性化生活

一位先生的个性化生活著名作家石英记宁新路一个人每天要奔几十里地吃一顿午餐,且多年来风雨无阻地去奔这顿午餐,是这个地方的饭绝无仅有,是他在这城市无亲无故,还是他有什么特殊缘由?他有老伴和亲人,他有体面的收入,他有自己的家,他说不出赶这遥远午餐...

冬天到了

《冬天到了》,那是妈妈辅导我写的平生第一篇作文?。每到年夜前的数九隆冬,我总会回忆起童年初次作文时那痛苦、寒冷的时光。此刻我冰冷的头颅里,就回放着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片段。我生在成都市郊区的一个偏僻小镇的一个困难年代的一个困难家庭,一家老少八...

祈愿千年

不知为什么,近些日子有点惶恐不安了,即使一日三餐自会有人按时的去做,每一顿饭也都要尽量按照食品的均衡的原则来合理地搭配,这样就是在为人的身体考虑周全。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到嘴里,刚一入嘴,我仿佛看到这块肉是从人的身上割下来的,立刻止住把肉放进...

住在自然公园的联想

现在,大家全面小康了,总想换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享受享受一下人生。大家都懂得一个道理:生命苦短,及时享乐才是正道。等走了,再多的钱、再美的景都与己无关。何苦呢?因此,只要有几个余钱,就想换换新环境。工薪层没有余钱剩米,就是房贷、装修贷也得改善...

太行之魂

太行西厝朔东,其色益增,其险无减。峰如倒槊入云,壁如铜墙无隙,巉岩倒悬,深涧幽暗,苍鹰不得飞,猿猱愁攀缘,飞瀑叠翠,万壑磙雷。南太行东麓,浊漳河侧畔,有村居若干散落其间,或称愚公后裔也。久得上苍眷惠,风调雨顺,农桑并茂,开枝散叶,竟致人畜两...
【友情链接】

本站由EMLOG强力驱动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本站纯公益性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